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23章你知道我家檸檸有多努力嗎

第23章你知道我家檸檸有多努力嗎

  察覺到碗里的是個怨魂,于檸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握緊手里的兩道符。

  如果死者是正常死亡,那只要跟她談判,投其所好,讓她看一眼那個流量明星她就能走。

  但如果是非正常死亡,多半是講不通道理的,怕是要動手。

  對現階段的于檸來說,這任務屬于跨級挑戰了。

  心里有些慌,但氣勢上不能慫。

  碗里的那只怨念和執念都不小,若不送走,必成禍害。

  剛死沒多久的魂,經驗還不足,無法辨別召她過來的于檸水平高低,上來先釋放一波怨念精神刺探。

  于檸上午剛用過一次符,體力還沒完全恢復。

  這波攻擊對她影響很大,手腳冰冷還有些麻木,那寒氣仿佛順著血管蔓延全身。

  她撐著一口氣強裝無事,不讓對方看出自己是個新手,無視獰笑的怨魂,晃動手里的符箓呵斥:

  “不老實讓你灰飛煙滅!”

  杯子里的怨魂被她手里的符箓嚇到了,閉上嘴縮在杯子里微微顫抖。

  于檸見她被壓制,聲音稍緩和。

  “你含冤而死本是個可憐人,但這不是你害人的理由,外面有很多警察,都是為了尋找害你的真兇來的,科技發展到這個階段,沒有破不了的冤案。你何苦纏著無辜的人,給自己造孽?”

  杯子上的怨魂動了動,但并沒有離開,眼里閃著狡詐的光,賊溜溜地看向于檸身后的林均。

  “大,大嫂,她,她怎么不說話啊?她這是要干嘛啊?”林均上牙直磕下牙,嚇得不輕。

  于檸狠狠瞪他,多嘴!

  這句暴露了她菜鳥的實力,修道之人可以與魂體溝通,但于檸只是個啃老的菜鳥,她聽不到怨魂的聲音。

  怨魂見于檸是個小菜鳥,帶著奸笑直奔林均。

  黑貓勇敢撲過去,想要擋在弟弟面前。

  那怨魂穿過黑貓,身體變大,伸出枯槁般的手指想要掐林均的脖子。

  還沒碰到林均,就被他額頭的隔離符彈開。

  攻擊不到林均,怨魂撲向于檸。

  于檸咬破拇指將血按在兵馬符上。

  怨魂已經來到她的身邊,張著血盆大口對她噴吐著怨氣。

  于檸頭暈目眩,胸中一團氣即將噴涌而出,若不是她定力足夠,這一口血早就吐了出來。

  怨魂正要繼續攻擊,于檸身后突然出現一位白發白胡子的老者,手拿拂塵。

  于檸長舒一口氣,終于來了。

  “白叔叔,勞煩你了。”

  那老者冷著臉,對著怨魂一拂塵砸下去,接著又是一下,魂被他砸扁扁的,看著有點滑稽。

  “白叔叔手下留情,她沒有殺孽,留她一條生路吧。”

  老者這才停手,用威嚴的聲音怒斥。

  “孽畜,快滾!”

  怨魂沒有立刻離去,嘴唇開合,似乎對老者說了什么。

  “大膽!你還敢講條件?”老者舉拂塵作勢要錘,怨魂忙跪下,不斷地磕頭。

  “白叔叔,她是不是有心愿未了?”于檸問。

  “她說,希望你把娃娃送給她真正的‘愛豆’,還要給她燒100張‘愛豆’的簽名照——這個愛豆,是什么豆?”

  老者滿臉困惑。

  “呃,就是角兒,名角。”

  白叔叔是她師父的兵馬,比師父年紀還大,不了解這時代的新鮮事物。

  “這孽障竟為了個戲子,魂都不要了。”老者滿臉嫌棄。

  “她的要求我可以答應,你幫我問問,她是怎么死的?”于檸對老者說。

  老者將于檸的話轉給怨魂,那怨魂聽到于檸答應她燒愛豆簽名照,滿臉喜色,對著于檸深深叩頭。

  起來后,對著老者又說了一番話。

  “孽障說,她辭掉工作過來追她愛豆,錢花光了,為了賺錢買愛豆周邊就出賣身體,結果遇到個變態,殘忍的玩弄她后將她掐死泡在浴缸里。”

  “那變態長什么樣?”于檸問。

  怨魂搖頭,比比劃劃對著老者說了一番話。

  “她說她沒看到臉,殺她的人戴著口罩和墨鏡,不過她看到那人手腕上有個蝴蝶紋身——這個戲子唱戲到底有多好聽,竟讓女子不顧貞潔委身陌生人?”

  “呃”

  于檸尬笑,她要是告訴白叔叔,這年代的愛豆好多唱歌靠調音,跳舞瞎蹦跶,演戲對口型白叔叔會更嫌棄吧。

  “沒事我走了。”老者滿臉不耐。

  “等會!白叔叔,我師父還好嗎?”于檸抓住機會問。

  “你弱到這么小的怨魂都處理不了,他能好嗎?竟然還要把我招出來,武哥收你這個拖后腿的廢物有什么用!”

  老者看于檸的眼神滿是怨念,武哥為了這丫頭命都可以不要,這丫頭卻無能成這個德行。

  如果不是她手握兵馬符,他早就一拂塵拍過去了。

  “喵!”黑貓跳出來,對著逼逼賴賴的老頭子一通罵。

  “老頭,你廢話怎么那么多?你知道丫頭多努力嗎?你懂她多認真的生活嗎?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憑什么這樣說她?”

  “你,你是——!”老者看到黑貓一愣。

  看看于檸,再看看黑貓,不由得倒吸一口氣。

  “咦?老頭,你能聽懂我說話?”林錚喵了這么久,第一次遇到能溝通的人。

  “趕緊告訴丫頭,我是林錚,請她把我送回自己的身體——靠,老頭你回來!”

  黑貓沖著空氣一通喵喵,老者猶如躲債一般,落荒而逃,消失不見。

  于檸看她勇敢的小貓對著白叔叔一通喵,喵了什么也不知道。

  以為他是被白叔叔嚇到了,順手把他抱在懷里,輕輕安撫。

  “不要怕,那是我師父借我的兵馬。白叔叔兇是兇了點,但他嘴硬心軟,人很好的。”

  “大嫂,什么是兵馬?感覺他比你厲害好多啊”

  剛剛于檸被怨魂吊打,差點就掛了。

  可她召出那個很牛掰的老頭,幾拂塵就把怨魂差點拍散,輕松的就跟拍蒼蠅差不多。

  這實力差距,有點大啊。

  “兵馬就是道人的護法,天兵天將。你可以理解為游戲里的召喚獸,他是我師父的兵馬,實力對等是我師父那個級別的,可不就比我厲害么。”

  她師父的兵馬們在兵馬圈里也是頂級戰力尊貴體面,被于檸這個菜鳥召喚出來聽她使喚,心情好才怪呢。

  “我去,一個跑腿的召喚獸都這么牛叉,你師父到底多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