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21章流量明星面相騙不了人

第21章流量明星面相騙不了人

  于檸把無關緊要的人都清走,又讓林均把屋里所有的監控都關掉。

  “大嫂,你怎么還養貓了?我大哥最討厭貓——這貓怎么這么丑?丟了吧,我給你買一只品種的。”

  林均想戳貓頭,被貓一口咬在手指上,呲牙縮手。

  “我看你也沒有很怕,還有功夫說用不著的。”

  于檸抱著貓,讓林均帶她去他的房間。

  林家兄弟的愛好南轅北轍。

  林老大那層樓有個超大健身房,一看就很自律。

  林老五這層一整面墻都是他的個人寫真,一看就很自戀。

  “快漏毛了,下次拍照穿個高腰褲子吧。”于檸從那副巨大寫真下面路過,順手在快露毛的位置貼了一張符。

  林均:

  林均的臥室比他哥的小一些,擺著很多藝術品,單個看價值不菲,合在一起像垃圾堆。

  “你們兄弟的品位相差挺大的。”

  林老大是硬漢簡潔風,林老五像是撿破爛的混搭風。

  “我大哥就是個糟老頭子,哪兒比得上我青春活力——嗷!小丑貓又咬人!”

  林均指著黑貓抗議。

  “大嫂!它一直咬我,你管不管?”林老五委屈至極。

  “該辦正事了。”

  “???”

  小潑貓咬他的時候,她怎么不辦正事呢?這不就是明晃晃護犢子?

  于檸不理怨氣沖天的林老五,掏出羅盤在屋里溜達了一圈,在柜子前停下。

  價值不菲的歐式柜子上,擺了一個s碼的卡通娃娃。

  “那是粉絲送我的,你要是想要我再給你買同款,這個可不能給你。”林均以為她是看中這個娃娃了。

  好不容易有粉絲送禮物,自然是要擺在最顯眼的位置。

  “這娃娃不對勁。”于檸把羅盤放在娃娃面前,羅盤飛快旋轉。

  “什么原理!”林均嚇一跳。

  于檸把娃娃取下來,打開拉鏈,用筷子從棉花里夾出一張人形的黃紙。

  正面畫著符,背面寫生辰八字。

  “我靠!誰咒我?”

  “這不是詛咒的符箓,這是戀愛符。”

  “哈?”林均變成小豆眼。

  “這種符箓很常見,幾十塊錢就能買一個,正面畫符,背面寫上心上人的八字,號稱在把符箓偷偷塞他身邊,對方就能愛上自己。”

  “這么夸張嗎?”

  “正規道士沒人畫這玩意,都是假道士騙小姑娘的,網上還有教程教人怎么畫,這張就是死去那姑娘自己畫的。”

  如果幾十塊錢的符箓都能買來愛情,那豈不是都亂套了?都是騙人的把戲。

  “大嫂,你貓是不是放屁了,怎么這么臭?”林均鼻翼煽動,有股說不出來的怪味。

  嗅覺比人靈敏的小黑貓也是一副被臭迷糊的表情。

  “是這個符,我想你不會想知道,這是用什么畫上去的。”

  林均默默退后一步,是的,他不想知道。

  “這張符是死者生前畫的,雖然是假的,但殘存了大量的執念,我想她用經血畫這張符時,一定是很期待跟她愛慕的人在一起。”

  “!!!”什么血!林均捏著鼻子退后一步。

  “所以,我是被人暗戀了嗎?”

  “呃”

  于檸看著符上面的八字。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啊。

  小黑貓瞅了眼符,這八字不是他蠢弟弟的。

  于檸看著八字掐指算了下,有這個八字的男人應該星運恒通,并且人品有問題。

  顯然不是林五少這種心地善良的十八線小明星。

  “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

  我有個狂熱的粉絲喜歡我,從網上查了教程畫符,想要用這種方式得到我。

  但是很不幸,她發生意外死了。死了也要陰魂不散的得到我,是這樣嗎?”

  林均推算前因后果,得出這么個結論。

  于檸和小黑貓同時沉默,聰明人已經推斷出真相了。

  狂熱粉絲從網上查了戀愛符教程,想要用這種方式得到喜歡的明星。

  陰差陽錯把娃娃送到了林老五這,送了娃娃后,她發生意外死了。

  死后陰魂不散纏著林老五,是因為假桃花符有她的血,她以為是林均阻止了她跟心上人在一起,所以才追著林均報復。

  真相對林老五來說太殘酷,殘酷到于檸都不知道怎么開口跟他解釋。

  還沉浸在“粉絲太愛我了、死了都要愛”里的林均想了片刻,做出決定。

  “雖然她的手段我不喜歡,但到底是個癡心的人,還是我的粉絲大嫂,你把她送走吧,花多少錢我來出。”

  “心有執念,怨氣不消,讓她看一眼心上人,消除執念才能超度她,否則執念越來越深,她會變成害人的臟東西。”

  “那我現在就下山,讓她看我一眼趕緊投胎,別禍害其他人了。”

  黑貓怒其不爭地對他喵了兩聲,蠢弟弟,醒醒!

  人家喜歡的根本不是他林老五!

  他下山就是送死,說不定還會連累丫頭。

  “沒事,小問題,我能處理。”于檸感受到黑貓的焦慮,伸手rua了他兩下。

  當務之急,是找到符上八字寫的那個人,消除死者執念,死亡時間短,沒制造殺孽,還來得及。

  于檸看著人行黃紙上的八字,推算起來。

  “二十一歲,男,性格偏執陰暗不擇手段心術不正,喜歡虐殺小動物——你近期合作過的劇組里,有這樣的人嗎?”

  “沒有啊,我合作的劇組人都挺好的,大家對我都不錯,怎么會有虐殺小動物這么惡劣的人呢?”

  于檸沉默,豪門少爺眼里的世界跟普通人不一樣。

  也是,他都能坐在導演旁邊稱兄道弟了,誰不給林五少幾分面子。

  “有沒有跟劇組的合照?”她決定換個調查方向。

  林均調出相冊,把他最近跑龍套的幾個劇組合影都調出來。

  于檸翻了兩張,看到第三張停下。

  “這個跟你摟著拍照男人是誰?”

  “你不認識寒煜?他這種僅次于我的流量明星,隨便做點什么都會上熱搜的。”

  “我從不看娛樂新聞,也不追星。”

  “寒煜人很好的,在劇組還幫我不少忙,我還看到過他在雨中喂流浪貓——等會,大嫂,你說的那個虐貓心理扭曲陰暗爬行虐動物的,難道是他?”

  “嗯,是他。”

  無論裝得多偽善,面相騙不了人。

  死者真正喜歡的那個人,是寒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