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19章只有你不知道

第19章只有你不知道

  擼起袖子,將符咒貼在自己的胳膊上。

  “哈哈哈,她給自己貼上了?看動漫看多了吧——”

  眾人又是哄堂大笑,笑著笑著,笑不出來了。

  一個個無不驚悚,瞪大眼看著于檸的手臂。

  白皙的手臂,浮現一個奇異的符咒形狀。

  像是紅色的紋身。

  “你這是拼夕夕上買的半永久紋身貼紙?”

  保鏢隊長說完自己都覺得扯淡。

  什么紋身貼紙能在瞬間出現?

  就在眾人還研究那是什么時,于檸再次出招。

  一群保鏢,誰也沒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黑貓重新回到她手里。

  于檸把貓捧在手心,看它被打得奄奄一息,眼眸越發紅。

  隨著她情緒變化,她手臂上的符紋顏色也越來越深,透著一絲詭譎。

  “隊長,她有些邪門啊”

  保鏢被于檸身上種種異常驚到,不自覺地后退一步。

  于檸一個閃身來到隊長前。

  比起沒貼符時,她的身手變得敏捷許多。

  如果熟悉道家山術的人在,一定能看出,她現在用的這套拳是五行拳中的金行拳。

  增強肌肉彈性和身體敏捷性,讓身體的靈活度大幅度提升。

  借由符咒的力量在短期內獲得了能力,雖然副作用也不小,但為了給寵物出氣,也顧不上這么多了。

  “你打了它幾下?”于檸眼神冰冷。

  符咒激發了她的潛能,也釋放了她壓抑的天性,比起平時多了邪氣與霸道,看得隊長一激靈。

  “打就打了,你想怎樣——啊!”

  隊長話沒說完,就被于檸一拳掀翻。

  正如他剛剛霸凌小貓那樣,于檸用一模一樣的姿勢按著他的頭,用力往地上磕。

  其他保鏢見狀一擁而上,想要救下隊長,下一秒,所有人都被彈開。

  有了速度加持的于檸戰斗力跟剛剛完全不是一個級別,所有保鏢都被她踹飛,而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短短一分鐘內的事。

  “給我的貓道歉!”于檸說一個字,手就用力一分。

  被她按著的隊長差點以為自己的頭骨被她按碎了。

  “對不起!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

  于檸這才松手。

  越過一群被她打服的保鏢,徑直地走到林安邦跟前。

  此時的林安邦已經笑不出來了,他驚悚地看著于檸。

  這女孩,竟然兩分鐘內打趴下他家所有保鏢!

  “笑得很開心,哦?”于檸一拳砸過去。

  林安邦就覺得一道風從臉頰劃過,接著,他身后的木質沙發靠背咔嚓一聲。

  “老登,你很狂么,那么嘚瑟,怎么不圍著三清山學狗叫?”于檸輕扯嘴角。

  竟然徒手把沙發劈裂了!林安邦瞳孔地震。

  就在林安邦以為于檸要拖著這屋里所有人出去學狗叫時,于檸退后一步。

  她胳膊上的符紋消失了,時間到了。

  如狂風般席卷身體的暴戾和嗜血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疲憊感。

  這就是這個符的副作用,使用時會放大她隱藏的負面情緒,過了時效后會虛弱半天。

  于檸此時有種身體被透支的感覺,但她依然站得筆直,用冷冰冰的聲音說道:

  “等林總裁醒了我自己會走,但在他醒來前,誰也別想給我耍花招,聽到了嗎?”

  所有保鏢都齊刷刷地點頭,之前的傲慢輕蔑全都不見,這是被打服了。

  于檸看向林安邦。

  林安邦想保持他一家之主威嚴,但是他的頭有自己的想法,竟然不經大腦點了點。

  “很好,達成共識,沒事的話,我先上去了。”

  于檸轉身,在一眾人或忌憚或憤怒的眼神里離開。

  挺直的身體在進入電梯后就撐不住了。

  靠在電梯上,臉色蒼白地喘著氣,這就是強行借力的后果。

  她的八脈先天受損不通,沒辦法凝氣。

  雖然師父在世時,傳授了她不少理論上的知識,但氣脈不通,無法凝氣。

  很多與氣脈相關的能力也沒辦法施展。

  遇到剛剛那種緊急情況,只能用師父留給她的符咒保命。

  盡管此時她狀態虛弱,但于檸還沒忘了她兜里的小家伙。

  忍著虛弱回到房間,找出藥瓶,倒了一顆靈丹掰碎了喂貓。

  依舊是半顆喂貓,半顆塞林總裁嘴里。

  這種丹藥掰開必須盡快服用,留著藥效會減半。

  于檸想著自己這情況睡一覺就能恢復,不要浪費藥,喂床上那個植物人更有性價比。

  做完這一切于檸再也撐不住了,倒在床上,還不忘把黑貓緊緊摟在胸前。

  睡前,她似乎感受到黑貓擔憂的眼神,于是用手指輕輕刮了下他的鼻子,給他一個我沒事的微笑,沉沉睡去。

  林安邦坐在裂縫的沙發上,臉一陣白一陣紅。

  被于檸當眾折了面子,越想越氣。

  一旁的林夫人也一改往日的優雅,滿腦子都是怎么把賈情情從警局撈出來。

  于檸在樓上睡了兩個小時,林安邦就坐在客廳里氣了兩個小時。

  沒了面子比沒了命還難受,林安邦不想就這么灰溜溜地離開。

  正待林安邦苦于沒有臺階下時,林均從外面跌跌撞撞跑進來。

  “多大的人了,還跑跑跳跳的,不成樣子!”林安邦訓斥,心里暗暗松了口氣。

  總算是找到了大家長的權威感了,這不就是現成的臺階?

  只要訓小兒子一頓,擺足了譜,他就能離開這里了。

  “大嫂呢?快!我要大嫂!”林均面色蠟黃,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一開口就讓林安邦怒氣值翻倍。

  “你提那個野丫頭干嘛!”

  “算了,跟你說沒用,我得快點找大嫂——大嫂!救我!”

  林均對著手機一通咆哮,他手機里的app連接著整棟別墅的監控。

  所有安裝在暗處的監控齊刷刷地發出他的咆哮聲。

  整棟別墅都回蕩著他的聲音。

  “你也知道家里有監控?”林安邦咬牙切齒。

  “你不知道?”林均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這難道不是常識?

  很好,全家都知道,只瞞著他,根本沒有把他當一家之主林安邦在林均立體聲召喚中陰暗地長著蘑菇。

  于檸補了一覺恢復了些體力,剛醒就聽到四面八方傳來的林均呼救聲。

  “這么快就來了。”于檸伸了個懶腰,伸手拍拍同樣恢復精神的小黑貓。

  “走吧,來大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