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14章長在審美上的大長腿

第14章長在審美上的大長腿

  于檸出了門快步在走廊里穿梭,走到一處停了下來。

  走廊兩邊擺了一排博古架,上面放著古董。

  于檸把手伸到博古架后面,從邊緣處拿了個小竹簍出來。

  她剛路過時就看到了,覺得有點違和。

  原來是裝蛇的竹簍。

  蛇不是從外面進來,是有人故意放來的。

  會是誰呢?

  于檸看著博古架思索片刻,心里有了判斷。

  十五分鐘后,賈情情的房門被拍響。

  “誰呀?”敷著面膜的賈情情開門。

  看到是于檸,她下意識地想關門,于檸單手把門推開。

  “啊”賈情情發出殺豬一般的尖叫。

  于檸反剪著她的手,把她面朝內扣在墻上。

  “你要干什么!我要告訴我媽,你欺負我!”

  “不干什么,把你的禮物還給你。”于檸單手掐著她的下巴,在賈情情尖叫聲里把那條死掉的蛇塞她嘴里。

  “唔!!!”賈情情被嚇出斗雞眼。

  “我的耐心有限,不要再招惹我,再有一次,我連一周時間都不給你。”于檸說罷松手。

  轉身看到黑貓不知什么時候過來了,安靜地坐在那看戲。

  “真頑皮。”于檸彎腰,把黑貓抱在懷里。

  少女柔軟的胸讓黑貓又是一僵,努力掙扎,卻被她抱得更緊了。

  躲也無處可躲的黑貓變成了呆滯臉,這可不是他耍流氓,是她先動手的

  賈情情一直等于檸走遠了,才哆嗦著把嘴里的蛇拽出來,這才發現蛇已經死了。

  “啊!氣死我了!”賈情情使勁踢門。

  這個土包子!

  太囂張了!

  她高價買回來的蛇,就這么被土包子弄死了,這個土包子竟然還敢用死蛇嚇唬她!

  賈情情掏出手機,給林夫人發了個視頻。

  “媽媽,那個土——”賈情情看到林安邦也在,跋扈的聲音瞬間變軟。

  “媽媽,于小姐她,她,她欺負我!”

  林安邦此時正在生悶氣,白天被于檸拿捏,被迫離開,回來越想越氣,聽到賈情情告狀,林安邦忙把電話拿過來問。

  “她又做了什么?!”

  “林叔叔,我不敢說,我,我,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于小姐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一條毒蛇,放在我房間里!”

  賈情情把攝像頭對準地上的死蛇,還不忘加了句。

  “這條蛇放進來時是活著的,還好我用東西砸了過去,這才沒有被咬死。”

  “什么!她怎么敢的!”林安邦勃然大怒。

  “安邦,你消消氣,也許于小姐不是故意的呢。”林夫人在邊上柔柔地勸道。

  “阮阮,你就是心太軟了!可你要知道慈不掌兵義不掌財,這個野丫頭目無尊長,又欺負情情,罪不可赦!”

  “林叔叔,怎么辦啊,她放蛇是不是想弄死我?這還是毒蛇,她好狠的心啊。”賈情情努力擠出一滴眼淚。

  “不要怕,我明天回去給你主持公道!這個蛇蝎心腸的女人絕對不能留在阿錚身邊!”

  林安邦掛斷視頻,越想越氣。

  如果不是太晚了不方便上山,他說什么也要回去給情情主持公道。

  明天,他一定要回去,攆走那個可惡的野丫頭,放毒蛇,性質惡劣,太奶也保不住她!

  于檸抱著黑貓回房,屋里的電話響了。

  是座機,于檸遲疑了下,還是接了起來。

  “喂,是我!”林均爽朗的聲音在電話里傳來。

  “哦。”

  “聽吳媽說,你睡在我大哥房里了”

  “嗯。”

  “晚上一定關好門窗,如果半夜聽到奇怪的聲音,那就是鬧鬼了,你把我大哥丟下趕緊跑,我大哥命硬不怕鬼。”

  “”黑貓眼瞇成一條線,好久沒揍弟弟了,手有些癢。

  “知道了,你那邊情況怎樣?”于檸問。

  “無事發生啊,告訴你個好消息,我試鏡成功了!明天我回去請你吃大餐,總之,你注意安全!”

  于檸還想跟他說什么,那邊掛了電話,她眉頭微蹙。

  老五說今天無事發生,那明天大概率會出事,她調出電話,按照上面的號碼加了林均的微信。

  那邊沒通過,她就又加了一遍,在朋友申請那一欄里提醒林均,一定要把她送的雷擊木戴在身上。

  黑貓安靜地坐在床上,看著她做這一切。

  這姑娘打人的時候下手是一點都不含糊,但心還是挺軟的,胸也軟胸?

  黑貓的眼睛直了。

  于檸把外套脫了。

  看著很瘦的一個丫頭,該有肉的地方一點也不含糊。

  運動服一脫,只穿著內衣,大小合適的胸,纖細的腰,還有兩條又細又直的大長腿,這身材堪比模特,完全長在林錚的審美上——

  黑貓趕緊把視線挪開,呸,他在想什么!

  還有,這丫頭,好端端的,脫什么衣服?!

  于檸拿了件卡通睡衣,正準備進浴室洗澡,回頭看到小黑貓孤單的后腦勺,心一軟。

  徑直地走向小黑貓,伸手去rua它的后腦勺。

  有一種圣境,叫貓咪的后腦勺,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從這個迷人的景色里逃脫。

  “要跟我一起洗澡嗎?”于檸以為小貓孤單了,就把它抱起來。

  沒有了衣服隔著,這觸感過于真實,小黑貓暈呼呼地靠在軟軟的地方,有那么一瞬間是想點頭的。

  但很快,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一起,洗澡?!

  嗖!

  黑貓不太靈活地從她懷里掙脫,退后,繼續退后,小毛都炸起來了。

  只恨自己不會說人言,要不非得喊上一句,你不要過來呀!

  “看來是不愿意,那我去洗澡了,你乖點,別亂跑。”

  于檸進浴室,不一會,浴室里就傳來嘩嘩的水聲。

  太可怕了林錚長舒一口氣,努力把剛剛看到的畫面從腦海中抹去。

  這姑娘的腿是真長

  穿運動褲看不出來,一脫下來是真好看。

  雖然有的模特腿也長,但模特一個個瘦得跟骷髏似的,哪有這姑娘勻稱有活力——等會,他在想什么?!

  林錚用爪子拍拍頭,他可不能繼續想了,這個話題過于危險。

  趁著于檸洗澡,它又跳到她的手機邊上,試圖用爪子扒拉屏幕。

  他一定要快點破譯鎖屏密碼。

  天天看那么長的腿,躺在那么軟的胸上這個貓,他是一天都不想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