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13章人挺好,但公母不分

第13章人挺好,但公母不分

  如果于檸能聽懂貓語的話,此刻必然能聽出,黑貓罵得很難聽。

  什么妹妹!人家是純爺們!

  憤怒的貓叫傳到電話那頭,師侄點頭。

  “聽它的叫聲,中氣十足,應該沒病。”

  “它之前是受傷很嚴重,我喂了它半顆五品附靈紫丹,恢復的還不錯。”

  咔嚓,手機掉落的聲音。

  “靠!我的手機!屏幕碎了!師姑,你喂它什么了?!”

  “附靈紫丹,不過只有五品的了,會不會品級太低,吃得太少,所以它傷好得慢一些,胃口不佳?”

  “五品的丹,你喂貓!!!我師父聽到后會發瘋的!

  他還會遷怒我,他會氣到斃掉我的博士論文!

  你可憐的師侄就要延畢了!

  你用這么珍貴的東西喂貓,就沒考慮過可憐的博士狗師侄嗎?”

  于檸按下免提,眉頭輕蹙,沉默不語。

  師侄以為自己嚇到小師姑了,想著這位師姑畢竟比自己小了近十歲,正想著用溫和一點的口吻說這件事。

  于檸幽幽開口:

  “師侄啊,你最近,是不是道心不穩?”

  “咔嚓。”

  又是手機掉落的聲音。

  “師侄,你沒事吧?”

  “我還活著”師侄蔫吧吧的,很好,屏幕碎得更嚴重了。

  “我的貓為什么不吃糧?用再喂一顆嗎?”

  “不!千萬不要!你給它弄點羊奶,熟肉什么的先喂著!明天一早重新買糧——算了,地址給我,我郵寄些不同的糧給你。”

  “會不會太讓你破費了?”

  “不會”只要您不繼續拿靈丹喂貓,一切好說!

  掛了電話,于檸自言自語。

  “感覺師侄壓力很大的樣子醫學博士這么辛苦嗎?”

  “”你確定,他的壓力不是來源你嗎?黑貓瞇眼。

  不過,吃了她喂的藥后,身上的傷的確好了很多。

  從她師侄的話里,他能感受到那顆丹藥是很寶貴的東西。

  這姑娘人還怪好的,就是公母不分

  “你乖乖留在這,我去給你找吃的。”于檸把貓放回窩,起身出門。

  她走后,趴在貓窩里的黑貓睜開眼。

  茶色眸子閃著瑩瑩智慧的光。

  跳出貓窩,直奔大床。

  對著床上的身體奮力撲過去,結結實實地被男人結實的肌肉彈下床去。

  黑貓四爪趴在地上。

  抬起手,看到粉色的小肉墊,發出一聲低咒。

  他到底什么時候才能不是這副鬼樣子?

  十天前,他出了車禍,醒來就變成了小奶貓。

  任憑他再高的心智,困在貓身體里也只能是一籌莫展。

  自己的身體近在咫尺,可他卻回不去!

  今天遇到吳燕母女,差點丟了命,被打得靈魂出竅時,他聽到了于檸念咒的聲音。

  差一點點,他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體里了!

  如果他能回到自己身體里,他絕對不會放過吳燕母女那對死變態。

  想到被惡毒母女暴打的畫面,林錚胸腔一團怒火,可發出來的,卻是奶聲奶氣的——

  “喵”

  去他的喵!

  林錚不甘心,再次蹦到床上,對著自己的身體撞來撞去。

  但無論他怎樣努力,也找不到之前靈魂出竅的感覺。

  看來,還是得請于檸幫忙念咒,他才有機會回到自己的身體里。

  林錚失敗了幾次后,終于認清了現實。

  他的視線落在于檸放在床上的手機上。

  用這個打字,應該可以告訴她自己的身份。

  他跳過去,用肉墊拍她的屏幕,拍了好幾下總算是亮了,但需要解鎖。

  他不知道她的密碼

  林錚對著手機郁悶,看到屏幕上折射出來的貓臉后,更郁悶了。

  這什么品種的貓,太丑了!

  變成動物后,他的嗅覺和聽力都大幅度提升,突然,他聽到了一絲不一樣的聲音。

  背后的小毛全都豎起來了,順著聲音看過去。

  于檸出去時沒有關門,一條綠色的蛇順著門爬了進來。

  三角的蛇頭陰森的眼,吐著信子,朝著床的方向爬來。

  林錚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有毒的竹葉青。

  看著不大一條,但被這玩意咬一口也會有生命危險。

  眼看著這條竹葉青奔著自己的本體來了,林錚毫不猶豫地竄過去。

  他在繼承家業前,做過職業拳手,還拿過金腰帶。

  身體的爆發力絕非常人能比,但他現在是只貓。

  還是只剛滿月沒多久的小奶貓,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不是這條蛇的對手。

  那毒蛇見竄出來只貓,先是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想跑。

  不過當它發現,眼前的這只貓個頭很小,動作也不太靈活后,又改變了主意,盤在那吐著信子,虎視眈眈地盯著小貓,尋找下手的契機。

  黑貓也不甘示弱,個頭雖小,但氣場十足,警惕地看著毒蛇,時刻準備進攻。

  一貓一蛇對峙了三分鐘,突然,毒蛇竄向黑貓,纏在黑貓身上,張嘴就要咬。

  千鈞一發之際,一只纖細的手從天而降,掐住毒蛇的七寸。

  于檸回來了。

  她去廚房拿了羊奶和牛肉,回來就看到貓蛇大戰,不假思索直接出手。

  事發突然,她僅憑本能出手,沒有控制力道,那蛇的七寸直接被她捏斷,當場就死了。

  于檸看著手里的死蛇,她本沒想殺它的。

  “”林錚近距離目睹了于檸的天生神力,還是一樣震撼,感覺這姑娘稍微練練都能跟自己對打了。

  “餓了吧,給你羊奶。”于檸把奶倒在盤子里,對著那條死蛇念念有詞。

  “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

  她的力氣很難控制,所以非必要都不會跟人正面沖突,不是怕打不過,是怕失控把人打死。

  林錚三天沒吃東西了,看到羊奶也顧不上形象,低頭喝了起來。

  聽到她對著死蛇念咒超度,他心里一暖。

  這姑娘,心還挺軟的。

  下一秒,那條被她徒手捏死的蛇就被她丟在他面前。

  林錚:!!!

  炸毛!

  “魂我超度了,身體給你拿去練捕獵吧,你們貓不是很喜歡玩蛇嗎?”

  她在山上時,經常看到野貓捉蛇來回扒拉著玩。

  “”并不喜歡,請拿走,謝謝!

  “話說,你怎么這么菜?正常貓的速度是蛇的七倍,跟蛇干架應該是穩操勝券的,你怎么會被蛇吊打?不過你是只小母貓,可能比較弱吧!”

  “!!!”林錚想踢盤子了。

  菜!小母貓!弱!

  “不過比起你為什么這么菜,我更關心的是,為什么別墅里會有毒蛇?”于檸蹙眉,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快步向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