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10章喵,嗯?

第10章喵,嗯?

  專家團搶救失敗,林錚心跳停止。

  “是你害了我兒子!”林安邦憤怒咆哮。

  如果不是她命里帶克,兒子怎么會死?

  “讓開!”于檸推開林安邦,“閑雜人等回避!”

  于檸把專家團攆走,從行李箱里拿了張符出來,又在一堆法器里挑了個鐵制細柄長勺。

  “你這是要做什么?”林安邦質問。

  “民以食為天,炊具不僅能辟邪,也能招魂。”

  于檸把符重新貼在床頭,手持長勺,有節奏的敲床頭,嘴里念念有詞

  “回來,林錚回家!”

  “奶奶,她這不是胡鬧嗎?!”林安邦覺得智商受到極大侮辱。

  再看床頭的心電監護儀,上面的圖形已經變成一條直線。

  林安邦老淚縱橫。

  雖然他不喜歡鋒芒畢露處處比自己強的大兒子,但兒子就這么死了,他還是很難過的。

  葬禮當天,他要穿什么衣服,阮阮給他定做的那套手工西服就不錯,可是兒子死了,開董事會他也要穿新衣服吧

  林安邦只用了幾秒懷念兒子,剩下時間認真思考他要穿什么,順便還分心想了下,把這個女騙子送警局——

  “回來了。”林太奶激動地聲音喚醒了林安邦的天馬行空。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心電監護儀,剛剛還是一條直線,現在已經有了波動。

  床上的林錚用力咳嗽了一聲,不動的胸膛又有了起伏。

  這丫頭真把人用勺子敲回來了?!林安邦瞠目結舌,巧合吧?

  “丫頭,成功了嗎?”林太奶擦掉激動的淚水,過來問于檸。

  于檸點頭又搖頭。

  “只找回來一部分,剩下的找不回來。”

  剛剛林安邦夫婦進來打斷她,導致闖進來的靈體卷著林總裁身體里殘留的魄一起跑了。

  所以林總裁才會停止呼吸心跳。

  還好她及時出手,把跑掉的那一魄拽回來了,但也只招回來這么多。

  “這都是剛剛醫生們搶救的功勞,跟你無關!”林安邦見兒子又活了,馬上翻供。

  不承認剛剛跟于檸的賭約。

  于檸從兜里掏出手機,按下播放鍵。

  “如果你反悔,你就圍著三清山學一天狗叫。”

  “可以。”

  清晰的對話從手機里傳來。

  林安邦的臉變成豬肝色,這個可惡的丫頭,竟然錄音!

  “學狗叫,還是離開?”于檸淡淡地問。

  “奶奶,你看這個丫頭,她禮貌嗎?”林安邦無法面對犀利的選擇,扭頭向林太奶求助。

  “哦,那我禮貌地問您,您是學狗叫,還是帶著您的夫人離開?”

  “”

  半小時后,林安邦帶著還在昏迷的林夫人離開大宅,太奶也跟著一起離開了。

  禮貌的于檸親自送他們到門口,無視林安邦難看的臉色。

  “你這土包子,倒是有些本事,剛來就把我媽攆走了。”

  賈情情站在于檸邊上冷笑。

  她低估這個土包子了,可如果這個土包子以為攆走她媽媽就能過上大少奶奶的日子,那她就太天真了。

  她賈情情還在!

  只要有她在的一天,就絕不會讓這個土包子好過!

  “你——”于檸轉身,看著賈情情。

  “怕了?現在跪下來叫我一聲大小姐,我或許會饒你一命。”

  “我只是想說,你牙上有韭菜。”

  賈情情趕緊用舌頭舔牙,舔了兩下意識到自己被耍了,氣急敗壞。

  “你這個土包子!”抬手就要打于檸耳光。

  現在這個家里的長輩都不在了,她也不用裝柔弱了。

  “啊!”

  賈情情發出慘叫。

  她的手腕被于檸捏住,于檸稍一用力,賈情情就疼的跪在地上。

  “我禮貌的提醒你,我不叫土包子。”

  賈情情驚恐地看著于檸。

  這土包子好大的勁兒!這是人類該有的力氣嗎?

  她甚至懷疑自己的手腕會被她掰斷。

  “從我過來到現在,你一共叫了我三次土包子,所以”

  “你想怎樣!”

  “我要是你,絕不會惹一個身帶重孝、心情不好、道心不穩的人,畢竟輕易原諒別人這種美德,我暫時還沒修出來可能以后也不會有。”

  長輩走了,可以為所欲為,賈情情是這么想的。

  巧了,于檸也是。

  賈情情羞辱她在先,想要砸她師父骨灰在后。

  這要是不收拾她一頓,道心更不穩了。

  “看你的面相,你惹上的陰陽官司,跟學業有關——因為讀書,你害死過人吧?”

  “誰跟你說的!”賈情情嚇得面色蒼白,這件事只有她和媽媽知道,土包子怎么看出來的?

  “身上有陰陽官司的人,面相陰氣會很重,被你害死的那個同學等著找你下去打官司呢,這或許就是你留在這不肯走的理由吧。”

  道教圣地對邪祟有震懾作用,賈情情在這是安全的。

  應該是有專人給她指點過,只要她在山上躲幾年,熬到冤魂轉世,她就算躲過這一劫了。

  “那個窮鬼是她自己想不開跳河的,關我什么事!”

  賈情情成績不夠上大學,花錢買了一個成績很好女同學的學籍,頂替人家上了大學。

  被頂替的女同學想不開跳河了。

  “惹了陰間官司,花錢找高人指點,熬幾年就能蒙混過關怪不得人人都愛錢,有錢真好。”于檸嘲諷地扯扯嘴角。

  “就因為那個倒霉鬼想不開,害得我休學兩年,你以為我愿意待在山上嗎?她是自殺的!你有本事去警局告我,你看他們管不管!”

  “嗯,人家‘只是’失去一條命‘而已’,你失去的可是兩年休學時光哦,你可真是‘太吃虧’了。”

  “是的!”

  “”這智商,跟她說反話,她聽不懂。

  于檸決定說得直白一些。

  “我給你一周時間,你識相就離開這里,乖乖去死者墳前懺悔,她心軟或許能原諒你,如果你執迷不悟,非要留下來惹我這個道心不穩的人一周后,那位女同學就該過來找你了,屆時你求我也沒用。”

  “我才不信你這些鬼話!”賈情情被說出一身雞皮疙瘩,莫名覺得涼颼颼的,也不敢留在這了,快步離開。

  “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啊”于檸搖搖頭,也想跟著進別墅。

  “喵”

  喵,嗯?于檸駐足,順著微弱的聲音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