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9章沒條件那就創造條件

第9章沒條件那就創造條件

  賈情情急匆匆地跑進來,語氣很慌張,眼神卻是不懷好意。

  “什么事,急匆匆的?”林太奶淡淡道。

  “于家大小姐——我說的是那位真大小姐。”賈情情故意強調于檸的身份上不得臺面。

  見林太奶沒任何回應,她有些失望,繼續說道。

  “于家大小姐受傷了,就在咱們家門口,被一只流浪貓撓破相了!”

  “流浪貓?”太奶蹙眉。

  剛剛在客廳,保鏢是發現有只小臟貓蹲在窗戶上。

  但那只貓不是被請出去了嗎?

  “現在于大小姐在外面哭個不停,喊著要她的‘好姐姐’過去看看她,于夫人甚至說哎呀,我不好意思說。”

  賈情情故意賣了個關子,努力博取關注。

  結果,又失望了。

  于檸從兜里掏出個黃銅大鈴鐺,把鈴鐺掛在大佬的床頭,根本不搭理賈情情。

  太奶更是擺明了對賈情情的話不感興趣,她倒是對于檸手里的鈴鐺很有興趣。

  “丫頭,這是什么?”

  “法器,三清鈴,又叫招魂鈴。如果這周圍有魂體出現,鈴鐺就會響。”

  她把這個掛在大佬床前,有什么情況,她第一時間知道。

  “這是個空鈴鐺,怎么會響?”

  賈情情湊過去一看,里面都沒有鈴芯,根本不可能響。

  “你要不信,晚上可以找個墳地試試。”

  “那還是算了吧——于小姐,你很冷血耶,你的妹妹都毀容了,你怎么一點也不關心?”

  賈情情聽她說墳地,心里瘆得慌,忙岔開話題。

  她賣關子沒人理她,她就自己揭曉答案。

  “于夫人在下面罵得可難聽了,原話我都不好意思說——于夫人說她命里帶克,克父克母克一切,太奶,我好怕啊,你說她會不會也克我?”

  于檸專注掛鈴鐺,可惜師父的法器雖好,卻只能對付邪祟。

  不能治賈情情這樣的腦殘,智商這玩意天生的,沒的治。

  “你要是閑得難受就去衛生間。”林太奶冷漠開口。

  “為什么?”賈情情不解。

  “太奶是想讓你把馬桶刷了,省得你四處挑撥事端。”

  “你胡說八道!太奶才不是那么想的呢!”

  “我就是這么想的。”林太奶說。

  “”

  畫面非定格靜止,屋內一片安靜。

  突然,掛在林錚床頭的招魂鈴響了起來。

  那聲音有些悶,回蕩在安靜的室內,十分詭異。

  “媽呀!有鬼!”

  賈情情嚇得臉色大變,一蹦多高。

  她是親眼見過的,這鈴鐺沒有鈴芯,怎么會響?

  更詭異的是,鈴鐺響了以后,連接在林錚身上的儀器也開始發出滴滴的警報聲。

  林錚身體各項指標全都不穩,心電監護儀支哇亂叫。

  “鬧鬼了!不好了!”

  賈情情連滾帶爬地竄出屋。

  于檸快速以手結印。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她結印的速度很快,這又是在同行的陽護陣法里,按說一般的邪祟在這一步就該退下去了。

  但鈴鐺的晃動越來越大,并沒有被嚇退,一道金光奔著鈴鐺的方向沖過來了。

  于檸眉心微蹙,金色難道,是大佬本體回來了?!

  掏出一張引魂符貼在林錚的額頭上,同時切換結印手勢,開始念起了引魂咒:

  “三魂歸本體,七魄護真身,師尊有令,諸魂歸位——”

  “阿錚怎么了!”

  林安邦帶著林夫人沖進來,強行打斷于檸。

  于檸眼看著那一縷金光飄出窗外,連帶著林錚頭頂也飄出來一縷魂魄追著金光去了。

  她再想招,鈴鐺不響了。

  視線跳過林安邦,視線落在林夫人身上,于檸越發覺得這女人可疑。

  早不進來,晚不進來,偏偏挑著她引魂的時候進來,又“剛好”打斷她,真是巧合?

  “丫頭,怎樣了?”林太奶急迫的問,根本不搭理林安邦夫婦。

  “剛過來一個強大的魂體,我不太確定是不是他,不過隱隱能看到一絲金光,感覺像是”

  “你不要胡說八道!快,叫醫生過來!”林安邦一把推開于檸,順手把貼在林錚額頭的引魂符撕掉。

  從外面跑進來幾個穿白大褂的,很快就把林錚團團圍住。

  這些都是林家從世界各地請來的醫療專家。

  “糟糕!林總的血壓快速下降,心率失常,必須趕緊搶救!”

  “你對阿錚做了什么!他怎么會突然這樣!”林夫人沖過來,指著于檸質問。

  “如果不是你破壞我引魂,他現在說不定已經醒了!”

  “奶奶!這個滿嘴胡話的女孩根本不能信!讓她滾出去!”林安邦過來幫林夫人。

  剛剛吳燕在樓下一通哭嚎,說于檸命里帶克。

  林安邦原本還有些不信。

  可是看到林錚突然病危,他信了。

  剛看他兒子一面,就把他兒子克得急救,這個于檸分明是個災星,不能留!

  “夠了!”林太奶提高音量,情緒激動的林安邦不敢說話了。

  “錚兒現在還在搶救,你們這樣吵吵鬧鬧成何體統?”

  林家夫婦看向搶救的醫護人員,林太奶。

  “好孩子,你能再試試嗎?”

  于檸蹙眉,試倒是可以試,但是林夫人這個不確定因素在這,她心里總是不踏實。

  如果再被打斷,林總裁怕是要一命歸西,徹底回不來了。

  “咦,天上有只豬在飛?”于檸伸手指向天空,強者不抱怨環境,只會默默解決問題。

  林安邦和林夫人不約而同地抬頭,順著她的手看去。

  于檸一手刀砸向林夫人的后頸。

  林夫人甚至都沒反應過來,就被她打暈了。

  “你干什么!”林安邦憤怒,這野丫頭太囂張了!

  她是怎么做到面無表情打悶棍的?

  “林總裁情況危急,我不能把時間浪費在跟無關緊要的人糾纏上,林安邦同志,您愿意跟我打個賭嗎?”

  “我才不要聽你鬼扯,來人,把她給我趕出去——”

  林安邦的聲音戛然而止。

  于檸用刀抵住他的脖子,用平靜的口吻說著瘋狂的話。

  “跟我賭一局,如果我能救活林總裁,請您帶著您夫人離開這里,如果我輸了,我愿意為我的行為付出代價。”

  “我才不會答應你!”林安邦以為這丫頭在嚇唬他。

  “哦,那失禮了。”于檸手稍一用力,刀便劃破林安邦的皮膚。

  “我,我,我答應你!”林安邦嚇壞了。

  “好,如果你反悔,你就圍著三清山學一天狗叫。”

  “可以。”

  “失禮了。”于檸收刀。

  “糟糕!林總裁的心跳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