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7章地板它五行缺褲子

第7章地板它五行缺褲子

  于檸聽到吳燕侮辱了她師父,竄過去一把揪著吳燕的領子,用冰冷的語調一字一句地說道:

  “收回你剛剛的話。”

  “你,你要做什么!”吳燕被她的眼神嚇出一身汗。

  這孩子在她家時,明明很好欺負的。

  每次打她罵她,甚至用開水澆她、不給她吃飯、在她鞋里放她最討厭的小耗子她都沒有反抗過。

  在山上待了兩年,跟變了個人似的

  “姐姐!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媽媽!媽媽說的是實話!”于紫涵捂嘴。

  “林叔叔你看~于小姐好可怕,她竟然對她養大她的母親動手”賈情情搖林安邦的胳膊。

  林安邦被這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于檸的動作太快了,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沖出去了。

  “于檸!這是在林家!當著長輩你不要放肆!”林安邦擺出大家長的派頭。

  如果這個野丫頭還想進他林家的門,就該知道,不要忤逆他!

  “都閉嘴。”于檸根本不看這些嘰嘰喳喳的人。

  她冰冷的雙眸死死地看著吳燕的眼。

  “收回你的話,給我師父道歉。”

  “對不起”吳燕被她身上駭人的殺意嚇得大腦空白,毫無意識地道了歉。

  于檸這才收手,又恢復成對萬事淡然的態度。

  “不像話!”林安邦扭頭對林太奶告狀。

  “奶奶,您也看到了,這丫頭太野了,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殺的,把阿錚交給這樣的女人,太不安全了。”

  “求太奶給我媽媽做主!”于紫涵往前走了幾步,噗通跪在地上。

  “呵。”于檸在邊上翻了個白眼,又來一個用褲子擦地板的是吧?

  這林家大宅的地板,怕不是五行缺褲子吧?

  要不怎么都愿意往地上跪呢。

  “怎么個做主法?是你們先開口侮辱她師父的,常言道,師父如再生父母,尊師重道,她有什么錯?”林太奶問。

  “太奶您不知道,她師父的確是個花花道人,就不是正經人!我聽人家說,她師父年輕時,跟個富家千金眉來眼去的,差點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您說,一個修道的,怎么能這么齷齪?”

  吳燕添油加醋,其實根本沒有差點搞大肚子這一說,是她自己加上去的。

  “哦?”林太奶瞇眼。

  于檸又想站起來揍人了,這次是真揍。

  “檸丫頭,你怎么看?”林太奶問于檸。

  “長輩之事,我不能議論,不過我師父是正一,是可以娶妻生子的。且不說有沒有這個富家千金,即便是有,那也是他老人家的私事,輪不到這些鼠輩議論。”

  道士又不是和尚,吳燕母女沒文化,連基本常識都不知道,不是所有的道士都不能結婚。

  “你不要強詞奪理!那老頭子就是不正經!你是他徒弟,你也不是好貨色!”吳燕指著于檸罵道。

  “奶奶,這樣的人不能進咱家門啊,阿錚現在還沒醒,她要是跟她師父一樣不檢點怎么辦?”林安邦又多了一個討厭于檸的理由。

  “她要是像她師父一樣,我才放心。”

  “為什么?”吳燕傻乎乎地問。

  一直觀戰不語的林夫人突然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林太奶勾起一抹冷笑。

  “因為,我就是你嘴里那個富家千金。”

  “”

  吳燕母女變成小豆眼。

  一分鐘后,吳燕母女被保鏢扔出林家大門。

  吳燕更是狼狽地從輪椅上滾了下來,直到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她剛剛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

  她竟然跑到正主面前,說人家的壞話!

  她還暗搓搓地造林太奶的黃謠,說她差點被搞大肚子!

  想到這,吳燕打了個冷顫,她徹底得罪了太奶!

  話說,林太奶不會讓人搞垮她男人的公司吧?

  吳燕越想越害怕。

  于紫涵卻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地上有只小黑貓。

  這黑貓剛剛在大宅里,被保鏢發現后,跟吳燕母女一起丟出來了。

  于紫涵只覺得這小黑貓看她的眼神似曾相識,就好像她是個愚蠢的臟東西——等會,這不就是于檸經常看她的眼神嗎?

  于紫涵抓起一塊石頭,用力地砸向小黑貓。

  小黑貓被她砸結結實實地砸到了頭,晃悠了一步,咣當倒在地上。

  于紫涵上前,使勁地踹小黑貓,把在林家受的氣,都撒在無辜的貓身上。

  “可惡的于檸!該死的野丫頭!她憑什么!”

  于紫涵一腳把小黑貓卷到邊上的花叢里。

  “媽,怎么辦啊!咱們怎么下山?難道要走下去?”

  來時是坐直升機,欣賞了三清山優美的風景,可上山容易,下山難啊。

  

  “丫頭,你看什么呢?”林太奶屏退了她看不上的那些人,只帶于檸上樓。

  三樓是林錚一個人的地盤,平日里除了打掃的,一概不許進。

  于檸站在走廊的窗前,向大門的方向看去。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院外的吳燕母女,有灌木擋著,她看不到被于紫涵暴揍的黑貓。

  但她能感覺到,于紫涵母女身上的黑氣更重了——這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就在出門的這一瞬間,感覺這對倒霉母女的因果更重了。

  “沒什么。”于檸收回視線,對林太奶恭敬地回道。

  自從她知道林太奶跟師父似乎有那么一段難忘的往事后,對林太奶的態度越發恭敬。

  三樓很大,足有五百平米,跟豪華總統套房那么大。

  穿過好幾個不知道干什么的房間,終于來到了林錚的臥室。

  林太奶推開門,于檸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了。

  他身上插著很多管子,用以維系他的生命。

  這就是撐起林家整個經濟命脈的男人,林錚。

  于檸跟著太奶走到床前,看到床上的男人后,倒吸一口氣。

  并不是因為他長得帥——雖然是真帥。

  但對于檸這樣天生的相師來說,帥哥在她眼里,跟剝了皮的小公豬沒什么區別。

  讓她倒吸一口氣的,是這位林總裁不同尋常的面相。

  “我明白了”于檸自言自語。

  她終于知道,林家的別墅為什么是一座巨大的陣法了!

  原因就出在林總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