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6章畫虎不成反類犬

第6章畫虎不成反類犬

  林安邦被于檸氣到破口大罵,想攆她出去。

  于檸看了他幾眼,搖頭嘆息。

  “想辦法讓林總裁快點醒來吧。”

  “你以為,我兒子醒來就可以做你的靠山嗎?”林安邦嘲諷。

  于檸用平靜的口吻,淡定的眼神,說著扎心的話。

  “他再不醒,林氏就得折您手里,您這水平,撐不住這么大家業。”

  她看林氏發展了幾代,尤其是這幾年蒸蒸日上,猜是林總裁的功勞,眼前的這位,顯然是德不配位。

  林安邦的臉漲成豬肝色。

  “我丈夫要是沒有真才實干,他怎么在商場叱咤風云這么多年?”林夫人站出來護夫。

  “他夫妻宮生得特別好,想必是有賢妻助力——您千萬別誤會,不是你,是他原配很好。”

  林安邦憤怒,這個丫頭內涵他,說他吃軟飯!

  管家吳媽激動,忍不住插話。

  “大少奶奶,您連我們夫人旺夫都能看出來?”

  “不僅旺夫還益子,只看他下眼瞼的子女宮就知道,夫人給他生的孩子,個頂個的優秀,可憐一朵鮮花插在了牛——那啥上。”

  吳媽擦擦眼角的淚,她在林家工作二十多年了,看著五個少爺長大,夫人的好,沒人比她更明了。

  就沖于檸這番話,吳媽就認定了,這就是她小主子!

  “保鏢!把她叉出去!”林安邦顏面掃地,繼續無能狂怒。

  幾個保鏢沖進來將于檸圍在中間,門口傳來中期十足的聲音。

  “這是做什么?”

  一個頭發雪白的長者走了進來。

  “奶奶,您怎么一個人來了?”林安邦看到老太太竟然提前過來,驚慌失措。

  “在門口就聽到你大吼大叫。”林太奶看著不過六十出頭的樣子,實則已近百歲。

  腿腳利索,眼睛有神,一雙利眸跳過保鏢,落在于檸身上。

  “丫頭是我請來的!你們還敢動手?”林太奶一開口,保鏢團便魚貫而出。

  林安邦坐立不安,老太太剛來就駁他面子。

  “丫頭,坐下。”林太奶無視林安邦,拽著于檸的手坐在沙發上。

  “太奶,她剛剛打我,她還——”賈情情試圖撒嬌。

  “我跟你說話了嗎?”林太奶看都不看她一眼,視線一直在于檸身上。

  賈倩倩咬牙,眼里迸射濃濃的嫉妒。

  這個老不死的妖婆子!如果不是她討厭自己,林大哥娶的就是她了!

  林夫人打圓場。

  “奶奶,您怎么提前來了?”

  “我要是不提前,怎么能看到你們欺負丫頭?”

  林夫人訕笑。

  “我們哪有欺負她”

  “丫頭啊,還習慣嗎?有沒有人欺負你?”林太奶看了眼林安邦,警告味十足。

  “沒有人能欺負到我。”于檸禮貌地回話。

  林太奶見她氣質內斂進退有度,滿意之色越發明顯,真不愧是武哥的愛徒,這孩子被教育得真好。

  寒暄幾句后,林太奶切入正題:

  “武哥我是說,你師父,他可有托你給我帶什么話?”

  “您認識我師父?”

  “年輕時,我們是鄰居,后來打仗散了,一別近七十年不見,半年前他打電話給我,才聯系上。”

  “師父兩月前已經飛升。”

  聽到是師父的故人,于檸站起身,合掌抱拳,行了她進林家后第一個,也是唯一一禮。

  “師父臨走前留了一句話,緣來緣去,自有定數。”

  林太奶短暫的驚訝,眼圈泛紅,嘴里喃喃著。

  “自有定數好一個自有定數。”

  “老夫人,大少奶奶的娘家人來了,就在外面。”吳媽通報。

  “不見。”林太奶沉浸在故人已逝的難過里,不想見這些閑雜人等。

  “親家來都來了,不妨見一面。”林夫人站起來,對著吳媽笑道。

  “快把人帶進來。”

  一旁的賈情情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告密的來了!

  土包子師父生活作風不檢點,她也好不到哪兒去!

  太奶平日里最看不慣生活作風有問題的,看土包子怎么收場!

  吳燕坐著輪椅,于紫涵吊著一條胳膊推著輪椅進來。

  于檸看到這娘倆的面相,暗吃一驚。

  這娘倆的面相怎么越來越差了?

  之前見她們,已經是要倒霉了。

  現在印堂的黑氣繚繞,比昨天看到的更駭人,感覺她們好像要得罪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于檸把這屋里所有人的面相都看一圈,除了林夫人這個她看不出面相的,其他人都沒有異常。

  也就是說,這娘倆得罪的不是這屋子里的人,那這附近還有什么大人物呢?

  于檸默默地往沙發角落挪了挪,她可不想沾染這霉運纏身的母女。

  她這一舉動,看到賈情情眼里,就成了害怕的樣子。

  賈情情開心的嘴角上揚,等著看土包子出丑!

  于紫涵看到一屋子大人物,激動得臉都泛紅了。

  她努力把自己最優秀的一面表現出來,來到林太奶模仿著舞者謝幕的樣子,優雅施禮。

  “我是于紫涵,我姐姐給您添麻煩了。”

  于紫涵長在鄉野,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像是豪門千金,沒少在禮儀方面下工夫。

  殊不知,她這舉動在林太奶看來,無疑是東施效顰。

  “好好的華夏人,自己民族的禮儀不學,學這些洋鬼子的東西干什么?”林太奶看向已經躲到邊緣的于檸。

  還是檸兒得體。

  剛見面時,檸兒不知道自己是她師父的故人,只保持了基本的禮貌,明知道她身份了得卻寵辱不驚,不巴結。

  知道她是師父故人,馬上尊敬地用道家方式行禮,十分有教養。

  舉手投足間,有她師父年輕時的風采。

  再看眼前的這個所謂的真千金,林太奶滿臉嫌棄,什么玩意!

  吳燕見女兒被林太奶說得都要哭了,趕緊說了來意。

  “老夫人,于檸給您添了不少麻煩吧?這孩子不是我親生的,生性頑劣屢教不改,又跟那個不正經的道士學了一身壞毛病。”

  “不正經的道士?”林太奶嘴角微扯,眼底卻是寒光迸射。

  窗臺上,看了一出好戲的黑貓,勾起一抹不屬于動物的淺笑。

  這不知死活的母女,進門就惹了太奶不高興。

  黑貓等著看太奶發飆,但老太太還沒動,一道身影一躍而起。

  正是于檸。

  “把你剛剛說的話收回去。”于檸滿臉殺氣,單手拽著吳燕的領子。

  她決不允許任何人說師父的壞話。

  是!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