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4章這個天大的丑聞嚇不死她

第4章這個天大的丑聞嚇不死她

  “不幸的消息就是,這棟別墅,鬧~鬼”

  于檸哦了聲,淡定地把耳機裝包里。

  “你不怕”

  “道教圣地不可能鬧鬼。”

  “傭人說,一到半夜,大哥房間落地窗有嘩啦嘩啦的聲音。”

  “有人裝神弄鬼,多雇幾個保鏢,養幾條狗,惡人比鬼可怕。”

  “”林均無言以對。

  吳燕母女詭計落空,于子涵嚎啕大哭。

  看小野種飛往富貴生活比她自己腿骨折還難受!

  吳燕心里也憋屈。

  精心布這么個局,沒坑成小野種,害了親閨女,都是小野種克的!

  “咱們也去林家!”

  吳燕無法阻止這門婚事,畢竟彩禮她都收了。

  但她可以讓小野種在林家過得痛苦!

  “聽說她師父年輕時有個相好,一個修道的還這么花,咱們去林家告訴太奶這件事,上梁不正下梁歪,太奶還會對她好嗎?”

  林家不是挑著“干凈”的姑娘要嗎?有那么臟的師父,于檸還有個好?

  “媽,你真是太聰明了。”于紫涵舒坦了。

  “喂!你們兩個聊完了沒?不治我們走了!”

  醫護人員忍無可忍。

  摔成這鳥樣,不趕緊上救護車,叨逼叨什么!

  

  林家在三清山的別墅大得離譜。

  自帶停機坪,處處透著豪氣。

  “裝修就用了快二個億,要不要拍照發微博?本大明星給你點贊,讓你倍兒有面子!”

  “不需要,謝謝。”于檸進門就發現不對勁。

  “大明星點贊你都不要?你想要我的合照?行吧,看在你是我未來大嫂的份上,我勉為其難答應了,湊過來茄子——喂,人呢?”

  于檸走遠了。

  這別墅一步一景,豪氣非凡。

  稀奇的是,這宅子是個巨大的陣法。

  當今世上,除了師父和兩位師兄,誰還有這本事,設這種級別的陣?

  從停機坪走到主屋走十分鐘。

  趁著這功夫,林均簡單介紹家中情況。

  林家輩分最大的是太奶,奶奶輩的都不在了。

  他父親這輩兄弟三人,林均的父親林安邦排老二,育有林均兄弟五人,按照金木水火土部首命名,各有事業。

  大哥林錚是植物人,老五林均比較閑,剩下的哥仨分布在世界各地忙事業,暫時見不到。

  這棟別墅是給大哥林錚養病的,除了大哥,還有父親和后媽,以及后媽帶來的妹妹賈情情。

  “太奶下午過來,上午你先熟悉環境,我爸白天不在家,賈姨很好相處,不會為難你,至于賈情情——”

  林均表情微妙,正想跟于擰八卦賈情情,來電話了。

  “張導您好——男八號的試鏡?我要我要我要啊張導!給我半小時,我馬上到!”

  林均聲調諂媚,掛了電話也顧不上于擰了,心都飛到試鏡上去了。

  “雖然我不喜歡你這個小神棍,但我更不喜歡賈情情我不在家時,你可要保護好大哥的節操。”

  林均說完就要走。

  “你等會!”

  他命宮那顆痘子黑氣更濃了。

  于檸猜他的血光之災跟試鏡有關。

  “我現在勸你不去,你肯定不會聽我的。這個給你。”她打開一個皮箱。

  里面塞得滿滿的符紙,林均目瞪口呆。

  “你用我的寶貝座駕運廢紙!”

  “這是我師父留給我的。”

  不僅給她留了符,還給了她很多法器。

  如果沒有師父,她早死了。

  “找到了,這個你隨身帶著。”于檸翻出串棗紅色的木頭珠子。

  木頭珠子都裂開了,裂口很奇怪,不像是人工制造的。

  “你給我這破珠子干嘛?”林均著急試鏡,對丑珠子沒興趣。

  “這是雷擊棗木,又叫避木,可以抵御輕微邪氣,雖解不了你的血光之災,但能護你一次,就當是你送我過來的路費。”

  “我才不要呢,這破玩意——”

  堂堂林五少,未來的一線大明星,帶這個裂口珠子豈不是讓人笑掉牙?

  對上于檸清澈雙眸,他心一軟。

  這丫頭在山上長大,很窮吧,要不怎么一見面就迫不及待騙他錢?

  珠子都拿不出一串完整的,她師父那糟老頭子就留幾箱破紙糊弄她,她還寶貝得跟什么似的。

  怪可憐的

  “我收下了,本少爺不白拿你的禮物,等我試鏡成功了回來請你吃大餐!”

  林均接過手串隨便揣兜里,跑向直升機。

  “它只能幫你擋一次災,三天內你一定要回來找我,晚了就來不及了!”于檸對他的背影喊。

  這一幕被樓上的母女看在眼里。

  “媽,你看那個土包子,剛來就黏上五哥了。”賈情情冷笑出聲。

  “她怎么這么土?還穿布鞋?”

  “她是老太太看上的人,當著老太太和你林叔的面不能欺負她。”林夫人細聲細語。

  “我知道了。”賈情情撇嘴,不讓她當面欺負土包子,那背地里欺負總行了吧?

  “太太,大少奶奶的娘家媽打電話過來了,您要接嗎?”傭人過來通報。

  賈情情一巴掌打在傭人臉上。

  “土包子才不是大少奶奶!大哥根本不會看上她!”

  林夫人用眼神示意女兒不要沖動。

  “于太太找我有什么事嗎?”

  “她說是有關于大少奶奶——于檸姑娘的事要跟老太太說。”傭人忌憚地看著賈情情。

  夫人這么好的女人,怎么會生出這么可怕的孩子?

  “說我不在——算了,接進來吧。”

  電話很快轉過來了。

  吳燕諂媚的聲音傳來。

  “親家,于檸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這樣的丑聞我不敢瞞著。”

  “丑聞?”林夫人挑眉。

  吳燕添油加醋地把于檸師父不檢點的事說了。

  “這事是要跟老太太說一聲,我幫你找飛機,你在原地等著。”

  林夫人掛上電話,眉心舒展。

  吳燕的電話,來得很及時。

  “情情,做事要沉得住氣,不要把心事寫在臉上,剛剛那樣打傭人不合適。”

  “知道了,我下次會給嘴賤的傭人飯里下瀉藥,媽,你就是太心軟了。”

  林夫人微微一笑,倒也沒說別的,看著于檸走進正門。

  “不知道這個土包子哪兒好,老不死的太奶怎么挑她?”賈情情滿心不服。

  “讓老太太相中是她的福氣,能不能坐穩少奶奶的位置要看她命夠不夠硬。”林夫人眸色閃閃。

  “走吧,下樓會會于檸小姐。”

  母女二人對話自以為沒人聽到,殊不知,窗外一雙眼,默默看了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