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3章嘰嘰嘰嘰拜拜拜拜

第3章嘰嘰嘰嘰拜拜拜拜

  “超一線”于檸緩緩開口。

  林均笑靨如花,未來大嫂人還怪好哩。

  哪知于檸搖搖頭,接了句:“他把下輩子的功德都透支了都不可能。”

  騙子!神棍!什么玩意!林五少笑容僵住,眼神噴火。

  “一線也懸。不過我看他兄弟宮逆排有一條能助他的線。”

  三位道長看得快斗雞眼了,也看不出她說的那條線。

  這就是天賦和努力的差距,在天賦面前,一切努力都白費。

  這位師姑奶奶雖然偏科嚴重,但看相的本事在師門里是無對手的,真正的天賦型選手。

  “順排是兄弟,逆排是他兄弟的妻子,他有個嫂子能幫他,他好好跟那位嫂子處好關系,勉強能擠進二線末位。”

  靠巴結嫂子才勉強進二線!!!

  還是末位的二線!!!

  于檸的話猶如利刃,穿透了林均一生要強的事業心。

  林均惱羞成怒。

  “你胡說!你瞎扯!我才不信這些玩意!

  我就是死也不會做出巴結嫂子這么不要臉的事!”

  “反正你的事業阻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也不急,倒是你三天后的血光之災,應該重視,現在轉賬我幫你化煞。”

  “我!不!信!”

  “哦,三天內找我都好使。”

  “老子找你就是狗!”林均咆哮。

  三位道長看他的眼神滿是同情。

  師姑奶奶沒說話,他們也不好說什么,幫于檸拎來行李。

  “你怎么這么多破爛?”

  林均看到于檸三大箱行李撇嘴,女人,就是喜歡買衣服買首飾,呵。

  于檸沒有解釋,默默地上了直升機。

  飛機起飛,隱隱聽到底下有放鞭的聲音。

  “聽說你在道教學校當老師,教的什么啊?”林均覺得無聊,主動找話。

  “政治。”

  “啥?”林均掏掏耳朵,沒聽錯吧?

  “包括但不僅限于《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現代史綱要》《毛論》《馬哲》,也會穿插時政,學習最新會議精神。”

  林均變成小豆眼。

  “你沒逗我?你們這種騙子學校,學這個干嘛?”

  “愛國是修道的根本,我校是正規道教學校,這門功課自然不會少。”

  “”林均無言以對,她這么正經,他想罵她幾句都覺得蒼白。

  這一本正經的態度,讓他有種看到女版大哥的錯覺。

  他大哥做事也是一本正經的。

  “五少。”副機長走過來,“下面好像出事了。”

  林均示意機長放慢速度,接過副機長的超高倍望遠鏡朝下看去。

  他們還沒飛出寧山地界,下面山路上救護車警車一閃一閃的。

  “有救援的,就不需要咱們過去添亂了。咦,我怎么瞅著擔架上那個女的那么眼熟?”

  把望遠鏡遞給于檸。

  “你看看,受傷的女的是不是你媽?”

  于檸接過望遠鏡看了看,點頭。

  “是她。”

  兩個擔架,一個躺著吳燕,一個躺著于紫涵。

  “要放你下去看看嗎?”林均問。

  于檸透過望遠鏡仔細看了看,搖頭。

  “這兩人不會有性命之憂,我不能下去。”

  她和于紫涵命數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她替于紫涵擋下八劫,于紫涵還有一個生死劫。

  這個事故還不到生死劫的程度,但于檸下去就不一定會變成什么了。

  也許于紫涵小劫變大劫,也有可能于檸被卷進去一起遭劫。

  所以她要躲遠點。

  于紫涵躺在擔架上,她的腿骨折了,吳燕傷得比她還重一點。

  兩人躺在擔架上,死活不讓救護車走。

  “您二位等什么呢?”

  救護人員第一次看到,傷成這樣了還不急著搶救。

  “林家,林家的車”吳燕門牙摔掉了,說話都漏風,都這樣了,還不忘初心。

  她連夜命人在山路上挖了幾個陷阱,想著把林家人弄陷阱里,給小野種安個命里帶克的罪名。

  為了追求效果,她領著女兒早早地過來守著,想著林家人掉陷阱后她們“剛好路過”“湊巧救援”,賣林家一個人情。

  吳燕還特意弄了個地圖,想著避開那兩處陷阱。

  結果挖路的人地圖畫錯了。

  吳燕領著女兒照著地圖,直接掉陷阱里。

  一個胳膊骨折摔丟了門牙,一個腿骨折頭腦震蕩。

  就這還不死心,想等著林家人過來,賣個慘,順便黑于檸一把。

  都是于檸的錯!

  這母女倆發了狂,一心想找林家人告狀。

  看不到林家人上山的身影,卻聽到了上空螺旋槳的聲音。

  于紫涵看天,就見一架通體紅色的直升機上漆著幾個大字:“我上春山,約你來見”

  “那是不是林家五少的直升機?我記得公眾號介紹過!”急救護士指著天,眾人齊刷刷的看。

  “林五少?!”于紫涵和吳燕一起坐起來,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等他上春山,結果,人家飛了天?!

  “于!檸!你!下!來!”

  下來

  下來

  下來

  山谷里回蕩著吳燕憤怒的喊聲,僅存的一顆門牙晃悠兩下,也掉了下來。

  林均不懂玄學。

  只當于檸為了快點進他家當少奶奶,不顧手足親情,冷血至極,無視她受傷的母親。

  加上之前這女人詛咒他巴結嫂子才能上二線,林五少越看于檸越不順眼。

  這一路都在挑釁,冷嘲熱諷,說得口干舌燥,卻見于檸眼觀鼻,鼻觀心,半句都不接茬。

  直升機減速,緩緩下降。

  于檸在林均吃人的眼神里拿下耳機,向下看去。

  “這里是三清山?”

  云霧繚繞,風景秀美。

  于檸感受到強烈的磁場,認出這里正是道教圣地三清山。

  “大哥出車禍昏迷不醒后,太奶遇到個江湖騙子,非得說在三清山養病才有可能蘇醒,就搬來了。”

  林均咬牙切齒地看著她手里的耳機,怪不得跟她說話沒反應,有頭發擋著耳機!

  更氣人的是,他聽到了耳機里傳來的“嘰嘰嘰嘰拜拜拜拜~”

  這女人,蔫壞蔫壞的,他跟她講了一路,她就在那放嘰嘰嘰嘰拜拜拜拜?!

  “看到山谷之腰那棟別墅沒?你未來幾個月就住那了,陪著我大哥,對了,告訴你個不幸的消息——”

  林均似是想到什么,賤兮兮地笑出聲。

  他就不信,聽到這個消息后的于檸,還能保持情緒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