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1章假千金她倒拔垂楊柳

第1章假千金她倒拔垂楊柳

  “我家紫涵病著不方便嫁人,你得替她嫁過去,雖然你不是我親女兒,但我畢竟養了你18年,你得報答我。”

  于檸專心備課,養母的威逼利誘被她當作耳旁風。

  吳燕見打感情牌說不動她,只能忍著心疼,從兜里掏出張支票放在桌上。

  “又不是讓你跟那個植物人過一輩子,等紫涵病好了再讓你倆換回來,這些錢是小意思。”

  于檸瞥了眼支票。

  “這幾日,我道心不穩,不宜下山。”十萬,打發叫花子呢?

  她師父畫一道符也不止這個錢。

  吳燕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雖然于檸是道教學院的老師,但她教的是政治,又不修道,狗屁道心不穩!

  吳燕壓著火,掏出手絹擦眼角。

  “檸檸啊,你代替紫涵在我們于家享受了這么多年的榮華富貴,于家有難,你忍心不管嗎?”

  “是啊,姐姐,咱倆抱錯了,榮華富貴你都替享受十八年了,現在也該幫幫我才是。”于紫涵哭成淚人。

  “榮華富貴?哈。”這是于檸聽到最冷的笑話。

  她活到20歲,最黑暗的18年就是在于家。

  身在豪門吃剩飯穿破衣,連家里的傭人都能對她肆意打罵。

  她還特別倒霉。

  走路被花盆砸差點成植物人。

  去海邊被浪卷到海里嗆進icu。

  吃饅頭差點噎死

  這“榮華富貴”,愛誰要誰要吧。

  兩年前,她遇到師父才知道,她不是于家的孩子。

  于家故意換孩子,是經高人指點。

  真千金于紫涵命里帶煞,需要命帶貴星有仙緣的人幫她擋九道生死劫才能活,于檸這個假千金就是這么被收養的。

  于檸替真千金擋了八劫,每一劫都是性命攸關。

  若真說要還養育之恩,那這八次也足夠還了。

  吳燕想用養育之恩道德綁她,在于檸眼里就是個笑話。

  “你這個白眼狼!我白養你這么多年了!”吳燕見無法說服于檸,氣得破口大罵。

  于梓涵忙站起來摟著母親的手臂,怯生生地勸道:

  “姐姐你別這樣氣媽,媽身體不好,你快跟媽媽道歉啊。”

  她平日里總是楚楚可憐,于家上下都很吃她這一套。

  于檸把視線挪到于紫涵臉上,搖頭。

  “你化忌入命宮,天生氣量小福也薄,本該修心養性,偏偏你還喜歡搬弄口舌是非,只會讓你運勢越來越差。”

  于紫涵被她說得臉色大變,于檸又仔細看了她幾眼,咦了聲。

  “我看你疾厄宮泛黑,怕是要大病一場。”

  于紫涵忙掏出隨身的化妝鏡仔細照,臉被粉底遮得毫無瑕疵,不見于檸說的什么黑氣,這才稍稍安心。

  看于檸的眼神也幸災樂禍起來。

  “姐姐,你是不是在山上待久了,得了精神分裂?你現在的精神狀況讓我很擔心你呢。”

  于家認了真千金后,假千金于檸就被掃地出門了。

  于紫涵曾經很擔心。

  她怕于檸離開于家后會嫁入豪門過上好日子。

  畢竟于檸從小成績就優秀,跳級參加高考,拿下全省第二,容貌和才華都吊打真千金。

  離開于家,于檸沒有用她美到令于紫涵嫉妒的臉嫁入豪門,也沒有用她名校學歷找份體面工作。

  跑到開在山里的道教學院,當了老師。

  于紫涵查了,這學校根本沒在宗教局掛名,就是個野雞學校。

  而且教玄學的學校,怎會需要政治老師呢,想也不是正經工作。

  教舍破破爛爛,跟要塌了似的,落魄的景象讓于紫涵差點笑出聲來。

  想到這,于紫涵強忍開心,勸吳燕。

  “媽,姐姐她現在得了精神病,又落魄到住這種破房子,你就可憐可憐她,別跟她一般見識。”

  吳燕慈愛地看了眼女兒,寵溺道:“你就是太善良了,她這么欺負你,你都不記仇。”

  “到底是姐妹一場,是吧,姐姐~”于紫涵蹦跶到于檸跟前,狀似親昵地搖于檸的胳膊,好像在撒嬌。

  胳膊肘卻是“不小心”地瞄準了桌上的小玉瓶。

  她從進門就看到了,這個小玉瓶巴掌大小,看不出玉質,但像是好東西,跟這破敗的小屋格格不入。

  小野種怎么配用這么好的東西?于紫涵瞅準時機,用肘狠狠地懟向玉瓶。

  玉瓶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四分五裂。于紫涵滿眼得意。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不會怪我吧——啊!”

  于紫涵的臉偏向一邊,于檸狠狠給了她一巴掌。

  吳燕尖叫著沖上來,使勁地推于檸:

  “你這個來歷不明的小野種!你竟然打我女兒!”

  吳燕抬起手,正想還于檸一個耳光,卻被于檸冰冷的眼神鎮住。

  這孩子在她家時,可從沒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自己,冰冷無情,像是看陌生人。

  “帶上你的女兒馬上滾出去!”于檸推開吳燕,心疼地蹲下撿碎片。

  這玉瓶是她師父飛升前留給她的,她一直視若珍寶。

  玉瓶被于紫涵打碎,于檸殺了她的心都有。

  “林家的婚事——”

  “滾!“于檸一拳砸在桌上,雷擊硬柳木的桌子竟被砸癟一塊。

  嚇得吳燕母女花容失色,忙不迭地往外走。

  “等會,回來!“于檸的視線落在碎掉的瓶子上,瓶子里面竟有幾行小字。

  是師父的字跡,她認得。

  “讓我替嫁是吧可以,五百萬。“于檸直視吳燕。

  “五百萬你怎么不去買彩票!“吳燕被她的獅子大開口驚到了。

  “少一個子兒都不行。”

  吳燕想到林家那位手段驚人得罪不起的太奶,在心里罵了于檸一萬字,這才咬牙

  “行。林家接親的人明天上山,你準備一下。

  送走吳燕母女,于檸看著瓶上的字出神。

  玉瓶碎,吾徒出,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興,遇江而止。

  五百萬,只是她的一個借口。

  師父讓她下山去林家,師命不得不從。

  但是

  “師父,你真當我沒看過《水滸傳》“

  這瓶子上的四句偈言,難道不是水滸傳,智真長老贈給魯智深的

  “所以在師父心里,我就是倒拔垂楊柳的魯智深“

  于檸看著柳木桌上被自己一拳垂出來的癟坑,陷入了深思。